狄大人的逮捕令

【狄仁杰x你】今天的狄大人是什么味道呢

OMGGGGGG!!!!!

东风夜放花千树:

#王者荣耀乙女向


#狄仁杰x你


#原皮场合


个人目录




这一篇送给我的攸宁大宝贝 @抱紧怀英的鱼  希望她可以每天都能活得开心,被像狄大人一样的人捧在手心❤




————




糟糕的一天。


又是糟糕的一天。


 


大概是最近水逆,什么事都不顺。人事人事处理不好,工作工作遇挫。


然而最难受的,也许是身边最亲近的人的不理解不信任吧。


 


你躺在床上,大脑放空。


天花板上的图案看得人头发晕,你有些赌气地闭上眼睛,决定睡觉。


 


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让人看不真切,只能隐约感觉到有人自远而近地向你走来。


视线中模模糊糊看到一片乌发之中那抹蓝绿的挑染,你依然看不清楚他的脸,却已经知道是他,登时身上所有的防备全部卸下。


浑身的疲惫在这一刻全部涌出,你再没有力气装出其他的情绪。狄仁杰没有多言,走过来双臂环住了你,昔日雷厉的声线此刻都带了些温和,和几分像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你终于回来了。”


他的臂弯和话语像是有魔力,你没有出声,死咬着唇,却还是没能让眼泪收回去。


他抬起一只手轻抚了一下你的后脑,“如果不开心的话,就来峡谷吧。我一直在。”


你终于号啕大哭,眼泪鼻涕都抹在了他的衣服上。


狄仁杰有些无奈地看着你。断案大师在长安城内可是出了名的强迫症和洁癖倾向,可是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拿他的袖袍擦鼻涕。


你刚抹完眼泪,忽然想起他的洁癖,猛然抬头看向他,“我用你的衣服擦眼泪,你不会打我吧?”


狄仁杰佯装生气,“你觉得呢?”


你眼巴巴地看着他,“可是抹都抹了……”


狄仁杰终于还是没绷住破了功,轻拧了一下你的鼻头,“因为是你,所以没关系。不过,还是要罚你……陪我去长安城。”


这怎么能算惩罚呢,算奖赏都来不及啊。


 


待你哭够后你们起身,坐了太久脚都有些麻,你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好他眼疾手快扶住了你,你堪堪站好,朝他笑笑,“多谢狄大人。”


说着想要把手抽回,然而那头却使上了力,怎么也不肯松。


你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他却不肯看你,直直地看向前方,只是耳尖有微微的泛红。


可是不知为什么,你的嘴角像是有蜜抹开,怎么也合不上。


于是你也没有再试图抽回,反手扣住,越握越紧,再不松开。


 


 


“长安城好大啊!”你看着眼前井然有序的长安城,忍不住惊叹。


身旁的男人强压下了那份得意,面色淡然,“都是小事。”


然而鼎鼎大名的断案大师在这偌大的长安城中几乎是人人都认识,一路上遇到的人的目光几乎都在你们身上无限停留,你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想挣脱他,“我们要不放开吧?”


然而他却硬了声音,“我为什么要放?”


街旁卖糖葫芦的小贩递上两根糖葫芦,不说话只是笑。


狄仁杰只接过了一根,递给你,“你吃吧,我不爱吃这个。元芳挺爱吃他家的糖葫芦的,想必味道不错。”说着掏出了钱递给小贩。


小贩立刻摆手拒绝,“就一根糖葫芦,算我的算我的,狄大人不必破费了。”


狄仁杰直接递到他手心,“拿着。”


 


你们一路走着,走到了狄府。你回想着长安城繁华却又有序的样子,心底有骄傲忍不住跑出来,悄悄侧头看着身边的人。这些,都是因为他呀。


他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你,“你看我干什么?”


你正咬着糖葫芦,一下子被他呛得不行,咳嗽到天昏地暗。


他赶紧伸手替你拍着后背,“小心些。”


 


终于咳嗽完之后,你惨兮兮地朝着他开口,“我想喝水。”


他无奈地给你端过水来,看着还剩最后一颗的糖葫芦,“还吃吗?”


你本来只想丢掉,然而脑中却灵光乍现,点点头,“吃。”说着咬了一半,笑眯眯地把剩下的递给他,“剩下这一半给你。”


这算是间接接吻吧……你笑嘻嘻看着他,小算盘小心思打得明白。


狄仁杰却没有接过,只是盯着你看。


你的笑容僵在脸上,讪讪地开口,“对不起,我忘了你不喜欢吃别人碰过的东西。我这就去丢掉。”


他抓住你,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就忽然在你眼前无限放大。


只是轻轻的一下触碰,你却已经死机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然而唇上残留的温润的触感却提醒你,一切都是真的。


 


狄仁杰接过你手中的糖葫芦咬掉剩下的那半颗,“我说过了,因为是你,所以没关系。还有,以后……没必要间接,我们直接就好。”


说着再次俯过身来,然而,这次可不是轻轻触碰那么简单了。


他口腔里的甜味顺势弥漫开来,你整个人开始头脑发晕。


今天的狄大人,也是糖葫芦味的呢。






完.

好愛這個小姐姐\\\
這遊戲還可以跳海,真好玩wwwwwww

[瓢虫少女]她好像喜欢我

乔司_高考备战:

*好像有些人不习惯我的翻译,……改回官翻了!
*是放飞自己的“发现真实身份”梗


——————————————————————


  猫的好奇心很强。
  
  黑猫用这种牵强的理由说服自己,给了自己拧开门把的勇气——就瞄一眼,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觉地瞄一眼。
  他飞快地从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迅速逃离了现场,再待下去指环的警报声就会暴露他的位置。在房顶上跳跃远离了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后,黑猫找到一个偏僻的公园角落,停下急促的脚步开始自言自语:“没办法,普莱格,我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
  
  黑色带着长腰带的服饰还有黑色面具迅速从黑猫身上褪下,露出艾俊的脸。小精灵绕着他转了三圈,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重复:“我的天呐我的天呐我的天呐……真不敢相信你这么做了!怎么样?看见了没有?你知道她是谁了吗?”
  或许是艾俊的错觉,普莱格此时的表情有一种“不用再憋着秘密了”的畅快感。他没有在意,事实上因为心虚他现在心跳剧烈什么都不会多想,他苦恼地搓着手心:“……解除变身的光线太强,我没有看清楚脸。”
  “……噢。”普莱格表达了明显的失望,不过他很快打起精神,“没关系的伙计!这也算是一种规矩,小精灵会保护超级英雄的真面目不被发现。”
  “这是规定?……你从来没有告诉我。”
  普莱格式推锅:“不是死规定,就是不想给精灵的主人添太多麻烦所以帮忙而已。”
  
  艾俊仿佛在瞬间想通了什么:“你说得对,这才是超级英雄,保护超级英雄的真面目是应该的。”
  “……所以你放弃了?”普莱格有点不相信,这对它来说大概就像奶酪放在玻璃罐子里,而它打不开罐子。普莱格头朝下地倒过来,用相反的视野去看艾俊的脸,它从来搞不明白这些人在想什么——奶酪以外的事都太复杂了!
  “不……”艾俊迟疑地开口,“其实我刚才看见她的背影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瓢虫的真身或许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见到的人。艾俊冷静下来的时候就确定了,所以他并不因为没有看见瓢虫的脸而伤心,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普莱格抱着一块奶酪,念叨几句“好吧随便你了”,一骨碌钻进他的衣兜。随手拍了一下口袋,艾俊从公园出来就看见了门口黑色的私人车。
  “……父亲还是这么快啊。”
  
  上了车的艾俊没有发现远处的公园长椅上,一位黑色头发的少女安静地坐在那里,她膝上放在粉红色圆点的手提包,红色的像瓢虫一样的小精灵乖巧地坐在上面。
  “玛丽娜……”小精灵担心地叫了少女一声,它也说不准这么早就让少女知道这件事到底好不好。小精灵拍了拍玛丽娜的手背。
  “没事的,蒂琪,我没事。”玛丽娜回应着小精灵,表情比起平静更像是一种放空的看淡,各种消息在她内心里爆炸,只留下一片废墟一样的白色。
  艾俊在做什么?总不会站在那里自言自语五分钟,上帝,他竟然都不知道要藏一藏!
  黑猫在哪儿?他不是朝这里来了吗,玛丽娜此时完全忘记了她追上黑猫是想叮嘱什么。
  所以黑猫是艾俊?
  所以艾俊就是黑猫?
  我在做什么?我坐在这里干什么?我该回家了,或许还可以给艾俊发一条消息说“嘿黑猫其实我是你的搭档瓢虫”,这样很棒,终于有话题可以给艾俊发信息了……
  
  艾俊是黑猫!!!!!!
  
  玛丽娜弓着背抱住膝盖,蜷缩在长椅上发出了悲鸣。她一直以来对黑猫的糟糕态度就像坚硬的石子一样一粒一粒砸在她身上,还有伴随深深的后悔感——黑猫诺尔亲近的时候为什么要说不呢!
  完蛋了,我的恋情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结婚的计划还有养仓鼠的计划全部都变成了肥皂泡泡。上帝……如果这一切是我在做梦该多好!
  玛丽娜收回了她捏在脸颊上的手,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心里莫名其妙的委屈发出了呜咽。蒂琪急得不断喊她名字,不过在外面它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最后只好叹一口气哄她:“玛丽娜,我们回家吧。”
  “……好。”
  
  …
  ……
  玛丽娜不知道该调整自己面对黑猫的态度还是调整面对艾俊的态度,无论面对哪个她都没有办法和另一个人联系起来,艾俊和黑猫的性格差太大了。一个英俊腼腆又很温柔,每一个举动都非常吸引人;一个吹着口哨说着轻佻的话,眨眼间都能从眼角飞出桃心。
  ……把印象统一起来还是太难了。
  
  阿雅觉得好友这几天不太对劲,她老是叹气,盯着画纸发呆,最重要的是:她竟然不看艾俊了!还一直躲避着艾俊!
  天怕是快塌下来了。
  阿雅很担心她,但却找不到机会和姐妹谈心,午休时突入的黑色蝴蝶更是破坏了她原本准备的谈心聚会。直到瓢虫少女把阿雅打个横抱从学校送了出去。
  “瓢虫少女,我朋友还在里面!”
  “你的朋友是那个黑头发的女孩子吗?我已经把她送出去了。”黑色头发的瓢虫毫无自觉地对她做保证,刚刚到场的黑猫下意识往瓢虫少女头发上瞟了一眼。
  黑猫这才缓慢地意识到瓢虫的发色虽然很常见,但艾俊身边黑色头发的人并不多。
  
  阿雅被安全救出,偌大的校园里只剩他们两个和对面带着笑容的怪人。
  一句话不多说,黑猫和瓢虫默契地配合起来,把敌人耍得团团转。恼羞成怒的巨怪人一巴掌将半空的瓢虫挥开,撞上了地面上的黑猫,两个人被一同打了出去撞上墙面,后背隐隐作痛,狼狈地拥抱在一起。
  
  “……没事吧,小猫?”瓢虫说了今天对黑猫的第一句话,她假装专注地盯着敌人,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眼睛瞥到黑猫。
  ……这是艾俊。
  
  黑猫敏感地察觉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对劲,但他又想不出所以然,嘟嘟囔囔地应了几句“没事”,同时又因为这次意外抱到瓢虫而飘飘然了起来。
  导致他接下来不慎被巨怪一巴掌拍到墙上,发出令人牙疼的“咔擦”声,黑猫赶忙一个鱼打挺站起来对着瓢虫挥手:“我没事!我很好!”
  ………………这是艾俊。
  
  瓢虫强制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敌人身上,不知为何这次的黑化蝶不比以前棘手,等全神贯注的瓢虫反应过来时,他们俩已经习惯性地碰拳了,黑猫单手支在腰上对她挑眉:“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她敷衍一声,已经迫不及待想离开了,耳钉怎么还不响?刚迈开一步的瓢虫突然被黑猫握住了手腕,吓得她几乎要跳起来。
  黑猫习惯性地、顺势捧着瓢虫的手贴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瓢虫用力抽回手,她咬着嘴唇懊恼自己过激的反应,心跳逐渐加速脸颊升温。这是一种瓢虫从来不会在黑猫面前会露出的表情,所以黑猫看着她的脸,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茫然地愣住了。
  
  “怎么了吗?”瓢虫虚虚地收回手打开悠悠球的屏幕,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依然喜欢艾俊,但适应眼前的情况对她来说并不容易。
  “……啊,哦!”黑猫握了握拳尴尬地掩饰过去,他的口才似乎在一瞬间不见了,咳嗽了几声才重新组织了语言,“同心锁桥的冰激凌今天出了新口味,我想要约你…我是说,等你回去补充了能量,可以过来吗?我很希望你这次能够过去。”
  
  是上次没有等到艾俊的冰激凌摊。
  
  瓢虫看着紧张的黑猫,这次她注意到了以往没有去注意的东西,黑猫诺尔挂着她曾经以为“轻佻”的笑容,像邀舞一样弯下腰——因为紧张小幅度地悄悄地跺脚。
  “我希望你能去……my lady。”
  
  艾俊喜欢瓢虫少女。
  瓢虫突然想起来了,这件事在得知对方的真实身份时被她刻意忘记了——黑猫诺尔喜欢瓢虫少女。
  应该要拒绝的,她现在的状态如果答应了,如果过去了,肯定会被看出破绽。说到底只要想起对方其实是她喜欢的男孩子,瓢虫就一阵头昏。
  “好,我会去的。”
  但她答应了。
  
  黑猫是欢呼着回家的,从窗户跳进房间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房门外的保镖警惕地敲了敲门。
  解除变身的艾俊大声回应:“我没事!”——好得不能再好了!
  “干的不错,兄弟。”普莱格晃悠悠地飘在茶几上方,捞起桌面上的奶酪抱进怀里啃:“啊呜…我还以为你会紧张到说不出话……嗝。”
  艾俊翻找出衣柜里所有衣服,挨个儿在镜子面前对比,还在为穿着苦恼的艾俊突然顿住了动作,扔开了衣服任由它们散在床上。
  黑猫是变身出去的,根本不需要换衣服!“醒醒吧艾俊。”他揉了揉太阳穴对自己嘟囔。
  “你知道吗,普莱格。”最后他把自己扔上了床,任由自己进软绵绵的床铺里,平复心情,打算就这样消磨掉约会前的时光。
  “嗯?”小精灵含糊地嚼着奶酪。
  
  少年却闭了嘴,他好像思考着应该如何去表达,说话带着一点不确定和迷茫:
  “我觉得她今天……突然喜欢我了。”

[瓢虫少女]他们在恋爱

乔司_高考备战:

*互相不知道真实身份为前提和背景
*这到底算不算出轨
————————————————————


  他们开始恋爱了。
  
  阿雅发觉这几天好友非常、非常不对劲——她已经很久没有说过关于艾俊的话题,面对艾俊也不会结结巴巴,也只有不敢看艾俊的眼睛这点和以前没差别。
  “姑娘,”刚下课,阿雅就搂住了玛丽娜的肩膀,在对方迷惑的表情里对她挤了挤眼睛:“亲爱的,你最近是怎么了?”
  “……什么,什么怎么了?”玛丽娜低头看了看揽住自己肩膀的那只手。
  “别想耍赖,你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跟我说,”阿雅模仿着玛丽娜双手捧在心口,尽力表现得满脸憧憬,“艾俊喜欢这样!艾俊是不是会那样!”
  玛丽娜笑坏了。
  她安抚着好友,从手提包里拿出常备的点心递给阿雅,说话却有点含糊其辞的感觉:“不用担心,我没什么的,嗯……你知道,我们还很小,喜不喜欢这件事……”
  “你不会喜欢上卢卡了吧?”
  “……才没有呢!”
  
  艾俊也觉得玛丽娜有了变化。
  他认为玛丽娜和自己互相参加生日会、互赠过礼物、在一起演过戏跳过舞,应该已经是朋友的关系了,所以接触多一点理所当然地发现了她的变化。玛丽娜没有以前那么容易紧张了,这很好。
  艾俊对于玛丽娜的思考到这里结束,反正这种变化不是坏事。他还有别的事要忙。
  
  黑猫忙着和瓢虫约会。
  
  就像一开始所说的,他们开始恋爱了,谁也没有告白——在一个完成任务的夜晚,他们两个坐在巴黎铁塔的顶端,背景是月色和城市温暖的灯光,就这样接了吻。
  和情爱没有关系、也不存在强迫或者背叛,这是一种情不自禁和互相吸引。
  当晚玛丽娜和艾俊都彻夜未眠。小姑娘把满墙关于艾俊的东西都收起来,心虚又慎重地上了锁,让男孩成为了她心中的初恋和白月光。而另一边的男孩在床上蹦来蹦去,欢呼声太过分导致被他父亲禁了足。
  没关系,他总能逃出来。
  
  瓢虫跳跃在高楼之间,她现在除了惩恶扬善有了新的事可做,那就是和黑猫一起到处闲逛。
  “怎么样?终于可以出门晒太阳了吗,小猫?”
  她打开通讯器,用轻快的声音和他通话。
  这件事一开始没有那么容易让人接受,一度让瓢虫以为自己是很滥情的人,可她同样没有办法对那个晚上的吻做出解释,那并不是之前情人节那样“不得已”的亲吻,也不是黑猫自己强迫的亲吻。事实上,他们俩都沉迷其中。
  一开始瓢虫也躲避过黑猫,冷战一连就是好几天,直到后来她发现,看着艾俊的眼睛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那只猫咪的耍帅笑脸——天啊,她只好认栽。
  
  曾经看见黑猫就想起艾俊金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今天要做什么?”黑猫对瓢虫弯下腰,做了一个标准过头的绅士礼又抬起手,“我的女士。”
  瓢虫从善如流地把手放进他的手心:“在巡逻中途,我想,去喝一杯咖啡也不坏?”
  黑猫做出了一切听您吩咐的顺从模样。
  ……
  喝着咖啡打蝴蝶的日子她以后再也不想经历,悠悠球脱手在石膏怪人的手上缠了几圈,瓢虫来不及进行下一步计划就被甩飞了出去,她被砸上房顶:
  “下一次在巡逻完以后再去喝咖啡!”
  黑猫躲开石膏巨人踩下来的一脚抽空回她:“知道了知道了呜呼——”躲闪之中声音都变了调,他试图引起另一个话题:“你能瞄准他手上的刻刀吗?”
  给鞋底带着奇怪铆钉的瓢虫斑点鞋系上鞋带,瓢虫少女原地踩了几下,回他一句:“我尽量。”她略略环顾了一眼四周,用绳索固定借力点,几步助跑从屋顶跳下用力地踢向街道消防栓,被超级英雄巨大的冲力和奇怪铆钉鞋踩破的消防栓朝天碰出巨大的水柱,像下雨一样包裹了这一小块区域。
  石膏人的动作慌乱起来。
  ………………
  放生蝴蝶后瓢虫和黑猫面面相觑,同时因为对方落汤鸡一样的狼狈样子笑出声。“合作愉快”的尾音颤悠悠流出一点笑意,瓢虫少女点了点黑猫脖颈上的铃铛,又往他脸颊上戳了一下:“该回去洗澡了,小猫咪。”
  黑猫在那瞬间僵住了,心中翻涌着奇异的情感,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紧张和不自然。
  “咳。”他咳嗽了一声,让没有听见他俏皮回话的瓢虫注意过来,超级女英雄眯着眼睛,有些疑惑。
  “现在讲这个好像不合时宜,但我本来就计划今天说的,就算是遇见麻烦事也可以帅气地说出口,谁知道会……其实我——”说到最后他有点泄气,断断续续的让瓢虫想起了曾经面对艾俊的自己,于是她不知怎么安静了下来,等待黑猫接下来的话。
  
  对,他们在恋爱,但没有人告白。
  “——我非常喜欢你。”
  黑猫先一步坦白了这种朦胧的情感,一副画作完成了至关重要的最后一笔。一切都清晰起来。
  
  他在瓢虫少女面前解除了变身。

白哥的心聲,我幫你說出來了

李白那是我改的(自豪驕傲✨@

【白狄】峡谷原皮草丛(下)r18

好車好吃

意流江山:

是挺早以前写的,只在微博发过。
火车站☞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04270260992205

可愛到哭

amykem:

这对我吃爆了。。。
新晋哭哭夫妇……!!!

哈哈哈哈啊哈太可愛wwwwwwwww

ZRk眼镜:

“今个不把你龟孙送回去老娘在这江湖上就不姓梅。”


我突然怎么了(

【猫瓢】算是圣诞贺文

(爆炸

杂食主义者: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一篇文,大概是说marinette知道了cat noir的真实身份而cat noir不知道时候发生的事吧,反正就是缺粮缺到自产的一篇莫名其妙的产物吧……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但是cat noir却很不高兴。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郁闷极了,眼前的红色身影灵活又敏捷,但是从头至尾却几乎从没有正对过他。从来没有过这样。他又小声嘟囔了一句,顺手打飞了飞向他的石块,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思打斗,他只想知道为什么他的lady性情大变,不和他接触,不面向他,甚至都不怎么和他讲话,连每次战斗结束后的碰拳都省略了,cat noir苦思冥想却根本不知道哪里得罪了ladybug。本来时常挂着微笑的嘴角都耷拉下来,被喜欢的人无视的滋味可是一点都不好受。
“cat!!”一声大喊把他飞跑的思绪猛的拉回来,他看着冲向他的黑化者一下愣住了,本来灵活的身手仿佛一下子被抽空般僵在原地。ladybug紧握溜溜球,几乎像是一束红光一样跃向他,扑倒翻滚一气呵成,cat noir觉得恍惚间又回到了laydbug没有冷视他之前。翻滚到安全区后ladybug迅速起身远离他,速度快的仿佛cat noir身上藏着什么会让她受伤的东西似的,那种感觉不像是面对危险的紧张,而更像是一种躲闪。cat noir心里的郁闷更大了,刚刚那一点亲密接触扫去的阴霾又堵在他心口。
“不要再发呆了,快点解决点他!”ladybug向cat noir叫道。cat noir摇摇头,试图把那些烦躁的感觉摇出脑袋,他毕竟是个超级英雄,工作时间还是要认真工作的。回神的cat noir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好的帮手,很快他们就制服了黑化者,ladybug使用mircaulous恢复了一切后,轻出了口气,准备甩溜溜球闪人的时候,cat noir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甚至透过战斗服能感受到cat noir的体温,那温度烫的吓人,而ladybug确信自己面具下的脸也很烫,说不定,不,是一定,她的脸也和她的战斗服一样,红的滴血。
“还有事吗,kii…cat niro。”她没有回过头,怕自己不自然的样子吓到他,cat noir碧绿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那种感觉是她之前没有感受过的,起码是在她和他都没变身的时候没有,ladybug被自己脑海里蹦出来的念头吓到。
“为什么躲着我。”cat noir紧握着她的手腕,语气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更像是质问。
“我没有……”ladybug感觉自己的舌头开始打结,这使她不得不让自己的用词尽量简洁,免得像个结巴。cat noir倒觉得这话听起来像是不耐烦,他更加焦躁,胸口的抑郁多的像是溢出杯子的水,他又收紧了抓着ladybug的手,力度几乎要勒断这纤细手腕,碧绿色的眼眸暗光流涌,一股怒火莫名的跳动。
“你撒谎。”话语在口齿中流转又打了一个个死结,屡次几欲吐出又生生咽回,最后只能咬牙蹦出这三个词。ladybug还是没有回头,她海蓝色的眼睛像是琉璃球,左右滚动。
“我真的没有,cat noir。”手腕几乎被握碎,虽然疼,但她却还是舍不得抽出来。有什么不一样了。这句话听着更像是一种敷衍!瞧瞧这生分的称呼。cat noir松了松手,他自嘲一笑,怒火过去,酸楚紧跟了上来。目光在身前的红色上飘忽,想移开又被不由自主的吸引。冲动过去,理智慢慢回到身体,从小的绅士教养让他最后还是放开了手。他垂下头,活像是被主人遗弃了的猫咪。
“my lady…我不知道我哪里惹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之前和现在的事,我都感到十分抱歉。你走吧,变身时间快到了。”cat noir对自己语气里的伤心劲感到吃惊。ladybug站在原地,也低着头,她心里乱成了一团麻线,看看她干了什么!她居然害得adrien用这种口气和她道歉!adrien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她在心里哀嚎,嘴上依旧磕磕巴巴。
“我我我我真的没有生气,你别…你不要…那个我是说我没,总之你不用感到抱歉!是我…是我自己的问题。”每当面对关于adiren的事时,她依旧是那个手忙脚乱的marinette,不论是变身前还是变身后。
cat noir听到这话,猫耳轻轻抖动了一下,他抬起头,眼中又燃起了一丝丝火苗,女孩子修长美好的身影倒映在他翡翠般的眼睛里。
“那你是并没有讨厌我吗,my lady?”cat noir的语气小心翼翼,同时又充满了微不可闻的希冀。
“不!怎么可能!我是说我当然不会!”仿佛为了证明这话有多真实,ladybug大声否决了cat noir的话,坚定又急切,这使得cat noir彻底抬起头来仔细观察着ladybug,既然不讨厌他,为什么要躲着他,他一定要弄明白。cat noir凑近一步,他的鼻子几乎紧贴着ladybug黛蓝色的发丝,稍微一低头就能亲到那可爱的发旋。
“那为什么躲着我?”cat noir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暧昧到露骨,ladybug僵直了身体。现在好了,不光是脸上发烧,连带着耳朵和脖颈也要和战斗服的红色融为一体了。
“我没有……啊!”cat noir突然大力将她转向自己,两人面颊紧贴,鼻尖几乎贴在一起。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ladybug,她瞬间大脑放空,整个人几乎绷直成了一根路灯。
“你明明就是在躲我!你这几天从不正视我,也几乎不和我对话,甚至是战斗的时候也极力避免和我的接触,你却还说你没有,my lady,猫咪的心都要碎了。”cat noir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好像她只要再说一句敷衍他的话他的眼泪就会淹没她似的。
“所以到底为什么?!你不说,我们就在这里耗到变身结束好了。”ladybug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泡在岩浆里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平时这些不自然的举动有这么明显,她认命的叹了口气,ladybug非常了解她的搭档,当cat noir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非得给这个倔强的小猫咪一个答案了,不然等下变身结束,就真的都什么都不用说了。
“其实……我…我是说…我不是有意的,我…我知道了你是谁…所以我…”ladybug的声音细微到几乎听不见,但是依旧一字不差的落入了cat noir的耳朵里,他吃了一惊,眼神困惑的看着ladybug。
“你是怎么……”
ladybug别扭的别过头,小小声道:“你还记得三天前的那场战斗吗。”
他当然记得,那是和一个被黑化的制酒师的战斗,他的酒是那么浓那么香,又十分强烈,当他不小心尝到一口的时候几乎从没有喝过真正酒水的他瞬间被这滋味冲晕,他感觉自己好像飞到了巴黎铁塔的最顶层,看到了最美的法国夜境,又好像看到了ladybug冲他微笑,和天空一样透亮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身影,恍惚之中又似乎回到小时候,像是躺在母亲的怀里,最后他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睡在自家的床上了,头痛到裂开,却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来的,之后ladybug就开始冷战他了。
“其实是我偷偷把你送回去的。你喝了黑化者的酒之后就昏睡过去,我本来以为miraculous的净化力量能让你醒过来,但是那酒或许是真的纯酒,你并没有清醒的意思,我当然不可能放任你躺在大街上,然后你的变身时间也到了,我就……我就知道了……”ladybug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的手在说完之后就捂在了脸上,cat noir听完之后,轻笑出来,手指碰触在ladybug捂着脸的手上。
“那又怎么样呢,”他声音温柔的滴水,和平时的adrien一模一样。“不管我是谁,我都是你的kiity不是吗?”语调稍顿,他又说“还是说……你对我的真实身份感到了失望……”不是不是不是不是!!!ladybug在心里尖叫,心跳声大的像是在打鼓。她怎么可能对他的真实身份感到失望,但震撼倒是真实的不得了。
“我……”ladybug斟酌了半天,正准备开口,耳环却猛地滴滴作响,一阵红光包裹住了两个人。完蛋了!变身时间到了!ladybug感觉到miraclous从身上流失,伴随着一起流失的是她害羞的情绪,战斗服的消失让微风直接吹拂在她身上,将一股颤栗吹入她体内。cat noir吓了一跳,他才记起ladybug使用了lucky carm而他并没有用他的爪子破坏任何东西,这使得他的变身完好无损,而ladybug却失去了她隐藏的面具,这倒是让cat noir反而成了赢家。看着眼前的红光渐渐消散,他的心跳也变得不齐,他心爱的姑娘此刻不能隐藏的站在他面前了。
“啊啊啊啊我我我!不要啊啊啊啊!”marinette尖叫出来,她可是完全没做好暴露身份的准备的,尤其是在他们的话题这样暧昧的情况下。cat noir愣住了,眼前的人他再熟悉不过,一个名字在他的舌尖打转。
“marinette?”被点名的人一颤,蹲下了身子,把脸埋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是我……你是不是很失望。”marinette声音带上了呜咽,“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办法正常面对你了。”cat noir也蹲下身子,他的一只手搭在marinette的肩膀上,语气又轻又温暖。
“不,怎么会,相反我很高兴是你!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温柔的,善良的,聪明的,不论是ladybug还是marinette!”marinette从双腿之间微微抬起头来,露出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
“你也是,cat。”cat noir笑了起来,他伸出手臂,将marinette环抱在怀里,一改以往俏皮不正经的态度,此时的他更像是marinette认识的那个绅士完美的adrien。
“my lady,我一直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我爱你,不管你是不是会拒绝我,我都爱你。”marinette睁大了在cat noir怀里的眼睛,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你…你说什么?”marinette机械的出声,这让cat noir感到害羞和难过。他以为自己或许会有戏,毕竟不管是否有戴面具,他都是最常和她接触的男孩不是吗。
“我爱你marinette,不管你接不接受我。”他又重复了一次,声色染上了一点颤抖。空气陷入了沉寂,就在他感觉过去了一个世纪,就在他准备放开怀里的女孩然后说几句俏皮话打个圆场,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离开时,一双手臂环住了他的腰,紧紧回抱着他,像是怕他会突然消失。
“adiren,我……我也爱你……”cat noir睁大眼睛,这倒是有点像在做梦,然而他的行动快过了他反应的速度,等他回过神时他已经紧紧搂住了marinette,嘴角裂到了最大。
天上慢慢飘起了雪花,灯光亮了起来,整个巴黎看起来温暖到窒息,又无与伦比的美轮美奂。两个身影坐在巴黎铁塔上,依偎在一起。
“像梦一样。”marinette轻叹。
“确实像梦一样。”adrien接过她的话。
“哈哈哈哈,平安夜快乐,kiity。”marinette笑出声,巴黎的夜景反映在她碧蓝色的眸子里。
“平安夜快乐,bugaboo。”
——END——


#大家圣诞快乐🎁🎊

雖然這是很久之前的梗,還是覺得很好笑,用在勞天使身上根本wwwwwwwww